首页 >> 历史

神門第一千零三章大紅燈籠高高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0.21

  神门 第一千零三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

  一把冰蓝色的长枪出现在麟雨的手里,枪尖锋利,里面还隐隐的有着一朵蓝色的冰晶在其中若隐若现

  这是麟雨第一次用武器

  一把长枪

  “他的枪是冰,本公主的枪是火,就由本公主来迎战他吧”平阳看着麟雨手中现出来的冰蓝色长剑,眼中也有些炽热

  “你战他”方正直真的不是太想泼平阳的冷水

  可是,以平阳的战力,就算是对上一只普通的妖王都够呛,更别说对上麟雨这样的神境强者了

  两人之间,境界差距实在太大

  “本王愿意和公主殿下一起,虽然,无法战胜麟雨,但是,却有信心能拖上一小会儿”燕千里此刻也开口了

  “我可以在三招之内解决掉那只女妖”燕修看了看不远处刚刚爬起来的女妖宁灵,淡淡的说道

  “那么,我岂不是没得挑了”方正直看了看燕千里和平阳,又看了看燕修,嘴角也勾起一抹笑容

  “嗯”燕修若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而燕千里和平阳则是直接给了方正直一个白眼,你还想挑你要是再挑,这场比试还打不打了

  没有再废话,计议已定,便直接开打

  平阳率先冲了出去,而燕千里则是紧紧的跟在平阳的身边,两人一左一右的朝着麟雨发动了进攻

  这样的举动,无疑让麟雨有些诧异

  他可是堂堂的神境强者,虽然不是最强的神境,可是,在上古战场中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而现在,当他亮出了一直没有使用的武器后,居然还被两个还处在圣境的人类主动“挑衅”

  “找死”麟雨手中的冰蓝色长枪一扬,眼睛也变得有些发蓝,同时,额头上也亮起一抹璀璨的蓝光

  而与此同时,在他的脚底下,便升起一根根如尖锐的冰锥,每一根冰锥中都隐隐有着蓝色的光芒在流动

  这可不是一般的冰,而是冰晶

  不单是寒气比普通的冰块的冷上很多,坚硬的程度也要更强,甚至于那些流动的蓝色光芒还着一丝韧性

  这种韧性虽然和藤条的韧性有着天差地别,可是,却还是可以在攻击的时候,产生一定的变化

  平阳并不知道这些,手中的火麟枪直接就刺了下去

  “轰”一声巨响

  但是,却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冰屑飞起,那些冰锥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坚硬,而且,在平阳一枪刺下去的时候,更是飞速的增长

  疯狂的朝着平阳刺了过去

  “公主殿下快退”燕千里的战斗经验都是在战场上磨炼而成的,一眼看到这一幕,自然也知道这些冰锥不好对付,没有任何犹豫的,便一把将平阳往后一拉,同时,手中也现出一块红色的修罗盾

  “嘭”冰锥撞击在修罗盾上,燕千里便和平阳一起往后飞了出去

  不过,在飞出去的一瞬间,燕千里却强行将平阳往身后一托,居然将平阳的双脚稳稳的放在地上

  而更令人惊叹的是……

  在平阳落在地上的时候,燕千里居然又再次借着平阳的落地的稳定,硬生生在空中翻了七八个跟头,然后,落了下来

  一击受挫,两人居然平安无事

  这样的结果,即使是麟雨看到,都多少有些惊讶

  “燕千里嗯……论战斗经验……这个燕千里倒是真的让人刮目相看啊”麟雨自然是看得出来,刚才的一切都是燕千里凭着绝对丰富的战斗经验强行化解,换成其它人,现在肯定是双双滚落在地

  “燕王爷爷,你可真厉害”平阳犹有些惊魂未定

  “呵呵,公主殿下要是信得过本王,不如听本王的指令进攻如何”燕千里轻轻一笑,脸上也有些微红

  “好啊,就听燕王爷爷的”能让平阳听话的人并不多,但是,面前的燕千里,却绝对是其中之一

  不单因为燕千里是燕修的爷爷,更大的原因是,燕千里是大夏的燕千里,是西凉之地的一代枭雄

  称一句大夏的西凉战神,都不为过

  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是骄纵任性的平阳,也是心服口服,必须要收起那份自傲的心,万分的恭敬

  “有燕王指挥,平阳暂时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了”沐清风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神情也有些缓和

  “嗯,燕千里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否则,大夏王朝的西凉边境也不可能在百年之中都无一人敢侵犯了”墨山石也点了点头

  那些留下来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听到沐清风和墨山石的话后,一个个也都是默默的捏紧了拳头

  大夏王朝西凉燕王之名,他们又如何没有听过

  虽然,燕千里在圣域之中的实力并不能算是顶尖,可是,单论燕千里在四大王朝内的名望,却是非常人所能及

  不得不说方正直挑选燕千里参战,倒是真的很明智

  ……

  第三场比试在平阳和燕千里的主动进攻下,正式进入到了白热化,而燕修也已经主动向女妖宁灵发动了进攻

  “轰”一掌硬碰

  女妖宁灵竟然直接被逼得后退出三步,那张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与震憾,毕竟,刚才那是纯碎的力打力

  一个圣境的人类……

  竟然可以力压一个实力顶级的妖王

  而且,燕修的年龄,现在还只有堪堪十八岁,这样的潜力,即使是一旁的麟雨都有些心生惊讶

  人类,虽然在天资上比妖族和魔族都要弱,可是,人类的数量却是妖族和魔族不可以比拟的

  再加上后天的机遇和学习

  每每都会有强者出现,而且,这些强者的潜力都非常的巨大,甚至有一些比天赋异禀的妖魔还要更强

  而眼前的燕修,很显然便是其中的翘楚

  十八岁的年龄便可以独战强大的妖王,而且还能在力量上压制,只要假以时日,必然能成为一方枭雄

  “必须得要除掉”麟雨心中暗下决心

  不过,现在显然的情况下,他显然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为,他还要面对平阳和燕千里的相互夹击

  在燕千里的指挥下,平阳已经收起了鲁莽,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往刁钻的死路上招呼,完全都是致命的招式

  再加上平阳的自由发挥……

  这些致命的招式,多多少少就有点儿下三路了

  如果不是麟雨亲身体会,他还真的难以想象,一个堪堪十六岁的小丫头,居然可以把一杆枪用得这么下作

  “嘭”一声碰撞声中,麟雨也不得不往后退出半步,手中的冰蓝色长枪拼命的挡在自己的胯下某处

  然后……

  一把石灰粉便朝着他迎面飞了过来

  “小丫头,你在找死”麟雨终于有些怒了,额头上的蓝色光芒爆涨,直接就在他的身上覆盖上一层冰蓝色的铠甲

  并不是因为他害怕受伤,而是,那些招式一旦攻中,根本就不是受不受伤的问题

  那是尊严

  一个男人该有的尊严

  而且,最主要的是,不远处,云轻舞还在静静的看着这场比试,麟雨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受一些不堪入目的伤

  两方战局成焦灼

  虽然,麟雨依旧能占据着绝对的上风,可是,要在短短一两招内解决掉燕千里和平阳,还是有些困难

  ……

  南宫木并没有理会麟雨和女妖宁灵

  因为,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方正直一步,方正直没有动手,他便一直都没有再动手

  要知道方正直已经受了伤

  按照常理而言,现在的南宫木应该要主动发起攻击才对,可是,感觉上,南宫木却像是在刻意的等着方正直恢复伤势一样

  “还不动手吗”方正直开口问道

  “我在等你”南宫木淡然道

  “是吗我也在等你”方正直手中的双剑往前一指,两把长剑的剑尖,都直接南宫木的咽喉

  

  “既然如此,那我就来了”南宫木点了点头

  方正直没有再开口,因为,南宫木真的来了,在话音落下来的同时,南宫木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真的很快

  留下来的人类联盟弟子们根本就看不清楚南宫木的动作

  这是两个真正强者的对战

  方正直手中的剑在这一刻也同样动了,一剑上挑,一剑平斩,两把长剑在他的面前交错划出一个“十”字

  “轰”

  南宫木的身形飞退,但是,在退出两步之后,却又诡异的往左边一转,直接就进到了方正直的身边

  “近身战吗”方正直记得仇七是属于魔族,按照道理而言,魔族并不是太喜欢玩近身战

  但眼前的“仇七”却似乎刻意在和他拉近距离

  “轰”方正直手中的双剑再动,脚下一个旋转,两把长剑也直接朝着近身的南宫木斩了过去

  可就在他的双剑斩出去的一瞬间,却发现原本近在身侧的南宫木突然之间便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消失了

  方正直没有去猜上下左右,因为,无论他猜中还是猜不中,都有可能中招,所以,他直接就冲了上去

  背后的黑色羽翼一扇,他便到了更上的半空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底下也亮起一层灰色的迷雾,如海洋一样,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了其中

  “不好,方正直被死亡之道给困住了”

  “果然是受伤了吗”

  “千万不要输啊”

  眼看着方正直被灰色的迷雾包裹,下方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也都是紧张无比,一个个手心冒汗

  而远处的妖魔两族大军,则是兴奋无比

  “仇七大人果然厉害”

  “真没有想到,仇七大人居然可以和方正直力敌”

  “有仇七大人在,恐怕方正直以后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狂妄了吧”

  妖魔两族大军们都仿佛看到了胜利一样

  不过,与妖魔两族大军的兴奋相比,站在人类联盟中的云轻舞,此刻却是眉头紧锁,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虽然,云轻舞自身的实力并不高

  可是,她却还是大致的清楚仇七的实力到达什么程度

  能够困住现在的方正直

  云轻舞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是,事实就是,“仇七”真的做到了,在与方正直的一战中,占据着隐隐的上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哪里出了问题吗

  难道,是因为仇七找到了开天三十六图

  云轻舞和仇七见面的次数并不是太多,但是,还是对仇七有一个准确的判断,知道仇七在寻找着什么

  不过,正如麟雨现在无法比燕修发动攻击一样,她现在也无法去深究仇七这段时间有过什么经历

  但她的心里……

  却隐隐的觉得,似乎有着什么事情正在暗暗的发生

  “轰”灰色的迷雾中,一声巨响响起,接着,便是一道金色的雷电从天空中落下,落在了灰色的迷雾中

  那是足以撕开天际的雷电

  但是,却并没有将那些灰色的死亡气息撕开

  “我要是现在认输,能够和你平分天下吗”灰色的迷雾中,方正直感受着周围不断吞噬着他身体本源之力的死亡气息,嘴角也是现出一丝惊恐

  “不能”南宫木的声音在迷雾中响起

  “噢,那就……傍生合一”方正直看起来似乎有些遗憾,不过,很快他也朝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出手了

  几根不同颜色的锁链飞速的出现在声音响起的位置

  地狱傍生锁

  而且,在那几根地狱镑生锁上,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光芒在流动着,仿佛那些光芒和方正直头顶上方的轮回之盘连接在一起一样

  “轰”一声巨响

  地狱傍生锁也重新回到了方正直的面前,只是,在其中一根赤红色的锁链上却滴落下几滴鲜红的血液

  “疼吗”方正直望着锁链上滴落下的血液再次开口问道

  “不算太疼”声音在另外一个位置再次响起

  “那我只能再来一次……地狱合一”方正直多少有些诧异,他还真的认为,“仇七”会再次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仇七”是真傻还是假傻

  方正直有些不太确定,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又怎么可能放掉眼前找到“仇七”位置的机会

  八团黑色的火焰升起

  如同地狱中的冥火一样,朝着声音传过来的位置扑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个位置上,却突然亮起两团红色的光芒,就如同迷雾中的两个红色的灯笼一样

  “咦正月十五猜灯迷吗”方正直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前世的一个传统节日,然后,脑海里也多了一个记忆犹新的灯迷

  林字多一半,不作森字猜,打一个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医保卡
庆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秦皇岛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