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实

天樞133戰場上的對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13

  天枢 133、战场上的对话

  阿蒙的脸色有点变了,恩启都开出这样的条件,简直是逼他威风扫地啊这一场决斗,若是恩启都输了,乌鲁克军团将撤兵,等同于埃居帝国的大胜若是阿蒙输了,恩启都并不要求埃居大军投降,只要求今天撤回防线不开战,阿蒙辞去战场总指挥与大将军职务,这只是他个人的失败

  但实际的情况阿蒙很清楚,哪有什么胜负条件可言,自己若是输也不可能有机会再去辞职,结果只能是当场战死但在这种情况下若不答应决斗的请求,事后难免被人议论只为贪恋权位,不肯为国挺身而出

  就在这时,高台上的吉尔伽美什说道:“我已准备好文书,并请在场的所有人见证,没有现身的神灵也看好,若恩启都在决斗中战败,乌鲁克军团将撤出埃居”

  阿蒙恨不能将吉尔伽美什从高台上揪下来一顿暴打,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笑道:“恩启都,我也发出决斗的邀请,但却不是与你决斗,请你把马尔都克叫来”

  此言一出,万军一片哗然,双方说什么话的人都有,在战场上混杂成一片嗡鸣声吉尔伽美什与乔治同时喝令,大军这才重归肃静阿蒙没等恩启都答话,又以洪亮的声音笑道:“很抱歉,我这样说话,亵渎了你们信奉的神灵勇士是不可以侮辱的,而马尔都克也不可能接受我这样一个凡人的决斗邀请,我收回刚才的话

  但我确实要发出决斗的邀约,恩启都,我很清楚你的用意,如果我拒绝了你的要求,事后会被小人指责为贪恋权位、不肯挺身而出那么我现在就宣布,如果有谁这样说,我将与他决斗万军大战非斗匹夫之力,我身为总指挥怎能与你一名亲卫队长斗力定胜负真想证明自己有多么有力,去码头上与人比赛卸货吧,相信这大陆上没人是你的对手”

  埃居大军发出哄然笑声,恩启都被激怒了,一挥手中残剑指着阿蒙喝道:“你这个懦夫”

  但他的声音随即被战鼓和雷鸣般的马蹄声淹没,阿蒙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举手前挥,下达了冲锋的命令这一次他是在谈笑间突然下令,主动向乌鲁克军团发起进攻,并高高跃起落在梅丹佐驾驭的战车上,亲兵卫队也随之杀向了战场中央

  恩启都还站在两军之间,只有孤身一人,想合力围剿这位大武士正是最佳良机,阿蒙可不想错过虽然拒绝了决斗的邀请,但阿蒙表现的却一点都不胆怯,他的战车冲在最前面,车还没到,人已经飞跃而出,挥舞铁枝法杖直击恩启都

  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阿蒙只是拒绝了决斗而已

  ,但仍在战场上第一个冲向恩启都战斗

  恩启都站在战场中央,对面的埃居大军已经冲过来了,而乌鲁克军团尚未杀到他能转身先逃跑再带着人杀回来吗这位高傲的大陆第一武士自然干不出这种事,当即怒吼一声挥舞半截残剑迎向了阿蒙的铁枝法杖

  剑杖未及相击,就有一团耀眼的光芒爆发,巨大的能量冲击四散两人交战中同样的情景已经发生过好几次,恩启都稳稳的站在原地,从半空扑击的阿蒙又翻着跟头被震飞回去想被震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恩启都的一剑之威本是要将他斩杀,阿蒙是借助了空间移转神术,且早就有所准备,那凌空一杖虽用了全力却是蓄势回旋

  阿蒙飞回亲卫的队伍中,恩启都岂能再让他从手下逃走,怒吼一声冲了过来,挥起冲天的剑芒斩向尚未落地的阿蒙这一剑却没有斩中目标,迎面飞出了好几道光毫,还带着各种不同的神术攻击,有的如冲击脑海的怒吼、有的如巨浪卷起的狂涛、有的如四面散射的裂隙、有的如凝聚狂风的飞刃

  有三道光毫格挡了凌空的剑芒,有两道光毫直击恩启都本人一看这个架势就是有埋伏,且不说能发出这种攻击的至少也是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大武士,而且他们使用的武器也不是亲卫仪仗中的制式长剑

  既然恩启都送上门来,混在亲卫中的大武士也不必隐藏了,梅丹佐抽出了蛇牙短刃、加百列挥舞着一柄银色的战斧、布雷兹使用的是一支尖利的神术梭枪、彼得施展的是一柄刻着古怪花纹的长刀至于伊西丝神殿的首席大武士龙腾,连长柄狼牙棒都拎出来了,挥舞之间带着沉重的风雷之声

  五名大武士一出手就围住了恩启都,战场中央瞬间战的昏天黑地,百步之外几乎连马都站不稳亲兵卫队并没有继续冲锋,在后方远远的结成防守队形,手持梭枪与盾牌形成阵势,盾墙外升起了一片光幕阿蒙就站在盾墙之后,并没有参与混战

  在重重保护之中,阿蒙的身后有两名“亲卫”举起了法杖,随着吟唱声,不仅亲卫盾阵上的光华相连犹如铜墙铁壁,天空还有一片片扭曲的光影盘旋当五名大武士中有谁被恩启都的剑芒震开脱离战团的一瞬,立即有光辉洒落在他的身上,不论是治疗神术还是祈福神术,都是最高明的,由九级大神术师毫不吝惜的施展

  大武士们与恩启都之间的混战,外面的人很难插手,能量的冲击与爆发使战场处于一片混沌状态,几乎不可能单独锁定恩启都进行攻击,大范围无差别的高阶攻击神术也无法使用,但两位九级大神术师却可以用这种方式轮流助阵

  这已经是阿蒙在这个局部战场能投入的最大力量了,就算杀不了恩启都也要累死他,累不死他也要困死他相信大陆上没几个人能够集合如此强大的力量单独对付一名敌人匹夫之勇虽不可恃,但强大到恩启都这种程度,在战场上就是一种恐怖的存在

  大战最怕溃阵,有时候伤亡的比例对于全军而言并不大,但一点突破之后会引起战阵的连锁溃散与士兵的惊慌践踏,很多大败都是这样导致的这种规模的军团大战往往一打就是一整天,如果指挥官不能从容的调集各梯次战队交替冲锋与防守,一旦自乱阵脚就麻烦了

  所以阿蒙必须要困住恩启都,不能让这位近乎无敌的大武士带领一支精锐去冲溃埃居大军的阵线前两次大战恩启都也曾经想这样做,但都被阿蒙拼死阻止了

  战阵最中央的混战展开,阿蒙的亲兵卫队原地列阵,而两侧的战车已经发起了冲锋,与乌鲁克军团的反冲锋撞击在一起,旷野上的厮杀声如山呼海啸一般传来,最后的决战终于打响了

  恩启都在众高手的围攻下全然不惧,激斗中还怒骂连连他的骂声淹没在冲击卷起的巨浪中,但阿蒙不用听也能知道他是在骂自己,竟然不与他正面决斗而用这种手段来围殴恩启都全身闪耀着金光,那柄沉重的阔剑如今只剩下残缺不全的半截,但在挥舞之间却隐约出现了一柄金色的、完整无缺的巨剑

  他的剑芒扫过之处,几位大武士都会被一股澎湃的力量逼退,就连辅助武技的神术似乎也失去了神奇,转化为纯粹的法力碰撞这是何种武技至纯至简却出神入化已经不能用体术来形容,仿佛包含了世间最高明的神术中本源的力量仅仅是那柄残剑化为全形,就已经超出了一位武士所能理解的技艺

  没有谁能够硬接恩启都那看似虚幻的阔剑,只能围着他游斗并互相策应掩护,勉强将这位武士困在原地,若不是还有两名大神术师助阵,恐怕很难阻止恩启都脱身阿蒙面沉似水,恩启都的实力又一次超出了他的预期,短短几天不见,这位大武士竟然又变得更加强大,力量就似大海中的暗流涌动,几乎是深不可测

  如果恩启都想脱身的话,很难凭这五名大武士将他一直困到大战结束而恩启都宁愿在被围攻的情况下战斗,那是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冲过重重阻击杀了阿蒙阿蒙紧握铁枝法杖一直在观战,却没有出手相助五名大武士

  他是全军主帅要总揽全局,还要保护身后的两名大神术师免遭偷袭,更重要的是,对方的另一名高手吉尔伽美什正在缓缓逼近,阿蒙与两名九级大神术师正等着呢

  恩启都陷入众高手的围攻之后,远处高台上的吉尔伽美什也看清了形势他知道阿蒙的用意是什么,而对恩启都是绝对的信任,并没有太多担忧之色但这位乌鲁克军团的主帅也不能让阿蒙如此从容的布置战局,他飘下高台上了自己的战车

  乌鲁克军团的战阵后方,有一人手持法杖飞上了半空,与埃居大军中的乔治一样接管了军阵的指挥权这是一名七级大神术师,来自乌鲁克城邦的马尔都克神殿,他手中的法杖微有一个弯曲的弧度,是用洪巴巴的肋骨制成

  乌鲁克军团中果然不止吉尔伽美什这么一位大神术师,但其他高手在他与恩启都的光芒下都显得黯然失色,人们甚至很少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吉尔伽美什坐上了战车,御手恩启都已经在混战中,这辆华贵的大车前并没有战马,吉尔伽美什以法杖一指,它就奇异的自行开动亲兵卫队走在战车之前,手持清一色的圆盾与长剑,盾牌上光华闪烁不仅连成了一片防御阵,还有点点寒芒射出仿佛能刺穿一切障碍

  吉尔伽美什的车后跟着一队神官,与其他军团中的神官队伍不一样,这二十多名神官左手持法杖骑着马,腰间一律佩着一把弧形的马革钢长刀给神官配武器本来就很少见,而他们配的竟然是骑兵冲锋劈砍所用的弯刀,都穿着轻便的盔甲,上面镂刻着神术阵花纹,运转神术时可以出现一个包裹身躯与战马的防护罩

  吉尔伽美什训练这一队特殊的亲卫可不容易,他们都是中阶神术师,也是可以上马冲杀的神官远处的阿蒙看着吉尔伽美什率领亲卫逼近,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关注的是车后的那一队奇异的神官,能够直接冲上战场而无需武士的保护,只可惜数量比较少,只有二十四名

  阿蒙清楚吉尔伽美什不仅是一名九级神术师,而且是一名六级武士,不谈神术仅仅从武技而言,这位城主甚至比一般的大武士还要强大,因为他和恩启都一样都是天生神力,只是修炼的道路不同

  据歌烈介绍,吉尔伽美什是他所知唯一的一名大神术师,又经过了力量的二次唤醒去从头修炼体术但阿蒙还知道一个人,就是老疯子早年的弟子贝尔,也是九级大神术师与六级武士贝尔并非不可战胜,他死于一众埃居高手的秘密围捕之下,所以吉尔伽美什也并非不可战胜

  但贝尔与吉尔伽美什所走的道路不同,贝尔是另辟蹊径探索一体两面的力量,走了很多弯路终于有所发现吉尔伽美什所做的是另一种尝试,就是以一位大神术师的成就,经过力量的二次唤醒从头去习练艰苦的体术

  现在看来,这位城主不仅自己在尝试,还秘密训练了一批神官也做这种实验他给一批中阶神术师举行力量的二次唤醒仪式,让他们学习低阶体术其中成功者,就是阿蒙现在所看见的这二十四名神官亲卫

  这些神官亲卫带着护胸甲还有头盔,放下护面看不清五官,但阿蒙仔细打量时,总觉得有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十分熟悉他从冥府中获得了一种奇异的能力,就是能感受他人的内心情绪,这种能力并不是对任何人都有效,但对那两个人施展却没有障碍那两人的情绪很复杂,甚至处于一种矛盾纠结的状态

  面对这么激烈的战场,有谁还会去分心想其他的事情呢就是神官亲卫中的亚伯与该隐这两兄弟是阿蒙的亲传弟子,修炼的也是一体两面的力量,成为中阶神术师之后得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褒扬,被擢升为神殿祭司与乌鲁克军团的神官

  他们稍加掩饰,当然就很轻松的通过了力量的第二次唤醒,加入了这支特殊的亲卫队伍以前吉尔伽美什并不会让这队神官如此上战场,但今天不知为何不再隐藏,让他们都骑马佩刀上了前线

  阿蒙注意到两兄弟的时候,两兄弟也在用信息神术私下交流该隐对亚伯道:“我的弟弟,今天是决战,我们终于上阵了,恩人就在那边,该怎么办”

  亚伯答道:“上阵自然杀敌,对面有的是敌人如果万一不幸面对恩人,你我只守不攻也不要说出身份,既报答恩情也不要让恩人为难况且以恩人的本事真要是碰上了,你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能躲开就算不错了”

  该隐又问道:“城主大人昨天又向你问起了我们修炼的秘密,为何力量的二次唤醒这么顺利,修炼体术如此之快城主大人的眼力是何等之敏锐,我感觉快掩饰不住了今天这一战,城主与恩启都大人同时出手,恩人必死无疑啊我们所修炼的力量,可能真的成为永远的秘密,又该怎么办呢”

  亚伯反问道:“我的哥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该隐:“其实城主与恩启都大人早就知道恩人是一位魔法师,他们必然有应对的准备恩人死后,城主大人若再问起我们修炼的秘密,该如何应付呢”

  亚伯:“这是战争,结果不是你我所能够左右,你怎么能断言恩人必死呢城主大人问起,该怎么答就怎么答,我们答应过恩人不说出他的名字,也不可以说出是他所传授既然有承诺,我们也获得了今天的地位,就必须要遵守”

  该隐:“如果恩人阵亡,就没有人再能传授我们了,就算恩人不死,他也不可能再将这种力量的高深成就传授给敌人可是吉尔城主是大陆上无敌的英雄,远比恩人还要强大,我们就算不说出恩人的名字,也可以献出一体两面的力量修炼秘诀,不仅可以得到更多,也可以继续向他请教”

  亚伯断然道:“不,不能如此,这与信念不符,反而会陷入永远的困惑我的哥哥,只要我活着,就决不答应你这样做况且吉尔城主问的是我,而不是你你就不要艹心了,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该隐有些不甘心的又问道:“城主大人几次询问,都是只问你,根本没有想过来找我我们修炼的都是一体两面的力量,可你总是比我高出一截,不论是神术还是体术,掌握的也更好更快恩人是不是教了你更多的秘诀,其中包含高阶成就的修炼”

  亚伯叹息道:“哥哥,我说过多少次了,真的没有,我们得到的都是同样的传授如果你不再总想着这些事情,或许能取得与我一样的成就”

  (未完待续)

白银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排行怎么样
重庆治疗精索静脉曲张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