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实

妖精的魔匣第七章极度深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2.08

妖精的魔匣 第七章 极度深寒

黑夜时分,

暴风雨不期而至,浓厚的乌云在天幕中翻滚,云海深处的密集电光如同龙蛇狂舞,怒啸震天每一寸空气里都填满了大西洋冷酷的寒意,飓风携裹着豆粒大小的雨水席卷天地,像是无数条鞭子,狠命地抽打着海面

一艘巨大的三桅帆船船艰难在黑暗的海面上前进着,如同一片渺小的树叶,在黑色无垠的海面,不断的倾斜着,震荡着

此起彼伏的惊涛骇浪中,船只在海水中随着波涛摇晃,不时猛地高高抛起,接着重重落下,被瀑布般的海水冲刷淹没,然后奇迹般的顺着浪坡爬上海面

亚雷站在船头处,注视着狂飙的雨浪,只感觉整个大地天空都在倾斜摇晃他只用了一根铁索将自己绑在船首的护栏上,以作固定

体内潮水般的轰鸣不断,隐隐与狂风暴雨形成奇异律动,唤水斗气如同重叠展开的液态幕墙,在船体正上方形成半透明的弧形凸面,抵消着狂风巨浪的连续拍打

冷冽的飓风吹得他的黑发不断往后扬起,身上的衣衫也紧紧的贴在身上,飓风中的雨水无处不在,它们像是飞蝗一般疯狂冲刷着甲板

这点寒冷对亚雷来说当然不是一回事,学过飓风幻影斗气后,他重心稳的惊人,任凭甲板在风浪中歪来歪去,身体像是扎根一样巍然不动

“该死的暴风雨,这下麻烦大了,不知道要被风浪冲到哪里去”

他黑着脸大声咒骂着,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幕,沉闷的雷声如同大炮轰鸣,很快淹没了黑发骑士的声音

“头儿我看到海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桅杆顶端,站在瞭望台上的卡拉抹着海水,高声提示甲板上的众人

“什么”

亚雷一直将感知释放在船体周围,确保不会被巨浪击沉,因此没有太多顾及到远处的事物

听到同伴的警示后,他立刻将感知辐射到数海里外,同时猛地挥手前拍,唤水斗气迅速凝结、膨胀,笔直的冲向前方——悍然撞开一道席卷而来的巨浪

正如卡拉所说的那样,一股原始野蛮的生命波动,正在海水中飞速靠近

“亚雷”

布鲁诺单手撑开蔚蓝的破魔结界护住船尾,另一只手握着定向卷轴,全身湿漉漉的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他一双眼睛紧盯着卷轴上的闪亮红点,秀美脸上不断滚落水珠,用最大的声音尖叫道:

“我们已经偏离了商业航线,被暴风雨推进了危险海域”

“鱼海面上不正常的出现了好多鱼”

莉迪雅抱着一根栏杆,站在右侧的船舷上,视线盯着漆黑的海面,秀眉之间拧出了一个精致的结

如同浑浊水泥般的海面上,成百上千种类不同的海鱼正像飞箭一样窜出海水,仿佛是在进行某种奇特的仪式,又似乎……在躲避着某种令它们感到恐惧的天敌

大大小小、体型不一的海鱼混在雨水中高高跃起,劈哩叭啦落在甲板上,奋力弹跳着蹦向甲板中心,似乎是宁可落在人类手上,也不愿意再度返回海中

“暴雨肆虐……鱼群飞起……海魔出世……无人生还……巴布尔……是海魔巴布尔”

船长面色苍白的注视着鱼群,身体在雨水的抽打下不停颤抖,双手握成喇叭放在嘴巴前,声嘶力竭的咆哮道:

“我们得离开这里没有人能在见到海魔之后生还”

“什么海魔”

黑发骑士伸手向后一抓,水纹状的涟漪直接飞梭而出,将这个男人层层包裹,直接拉到了他面前

“这是海上的一个寓言,据说这种十年难遇的暴风雨有可能唤醒深海恶魔,而恶魔出世的征兆就是鱼群逃离海水……和我们现在见到的一模一样”

船长似乎意识到了对面问话的是什么人,脸上的惊慌之色逐渐平复了下去

“不过是个海魔,慌什么”

亚雷锁定了海中怪物的方位,反手一推,液态球体便原路返回,将他送进了船舱

咔嚓——

一道电光闪过天幕,把海面上的一切都照得雪亮

啪——

一滴浑浊的雨水狠狠砸在黑发骑士的手背上,散发出一股诡异的腥味,紧接着,一大片哗哗声飞快的响了起来

海水如同烧开了一样,泛起了大量气泡,飞梭弹跳的鱼群越发稠密

咔咔咔——

一条条剑鱼争先恐后的破开海水,在雨幕中划出道道弯弧,借着高处坠落的重量,剑型上颌刺穿木料,像是匕首一样钉在甲板上

“鱼太多了”

“快把它们赶下去”

眼看甲板上的鱼越来越多,隐隐有种淹没船体的趋势,歌德和洛洛连忙出手,身影如同光电漩涡一样卷过甲板,大片大片的将鱼群扫回海中

黑夜的海面,如同看不到边的一大块地毯,一会儿倾斜到左边,一会儿又倾斜到右边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黑乎乎的前方海面上,狂涌的气泡中,正缓缓浮起一道巨大的阴影,

“那是什么”

“怪物”

“海魔是海魔巴布尔”

不止一个人看到了这一幕,水手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海魔的凶名,立马返回船舱取出武器,准备拼死一搏——这个年头水手也是一种风险比较大的职业,常年在海上漂的人没有孬种

只见那团巨大的阴影在船边徘徊了一下,然后很快潜入海水深处消失了踪影,过了一会船边的海面上便出现了许多漩涡就像是海水的流动受到了操控,大量准备跃出海面的各色鱼类被漩涡一卷,纷纷像是灌了铅一样沉入海底

飞梭的鱼群也同时停了下来,海水中逐渐泛起了血色的波纹,浓稠的血浆在海面上凝而不散,缓缓浮出了一个庞大粘稠的身影

那是一条长达上千码的巨大章鱼它的背上生满了黑色的尖刺,脊背龙般的尖刺,像是一排锋利的长矛占据三分之一个身体的巨大头颅中央,睁着一枚三层塔楼高的竖眼,眼白里泛着黄色的微光,瞳孔中旋转交缠着一道道血色纹路

红宝石号在它面前,就像个精致的玩具,毫不起眼

庞大狭长的触须随着海浪时隐时现,甚至看不到尽头,没有人怀疑触须中蕴含的力量,只需要的随意一击,就能将红宝石号砸成碎片

船长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他努力大口的呼吸起来,却感觉不到任何缓解,胸膛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

就在众人心胆俱裂的目光中,海魔巴布尔缓缓举起一截巨大的触须,末端弯曲打结成两个零,高高架在半空中,接着海水中传出了沉闷的巨响:

“还在为变幻莫测的大海气候发愁么,还在担心暴风雨中找不清方向么,还在因为危险海域的怪物而不得不拉长航线么机会就在眼前,深海向导巴布尔竭诚为您服务,不是一万也不是一千,只需要一百盎司黄金,您能就如同度假一样畅游大西洋”

甲板上谜一样的安静,包括船长、水手、包括亚雷等人,都在暴风雨中凌乱了

“……”

海魔巴布尔盯着甲板上目光呆滞的众人,似乎以为他们没听清楚,将末端打结的触须递近了一些,又闷声闷气的重复了一遍:

“不是一万也不是一千,只需要区区一百盎司的黄金,您能就如同度假一样畅游大西洋”

“贵了贵了”

经历过类似事件的黑发骑士反应比较快,伸出五根手指头,一脸严肃的喊道:“五十盎司

,最多五十盎司黄金”

“客人,一砍就是一半,哪有您这样砍价的”

大章鱼巴布尔大声的抱怨了起来,晃了晃伸出海面的触须,愤愤不平的说道:

“如果不是船上有您这样的强者,我早就砸了船,直接连人带货掳走了一百盎司黄金已经很便宜了,要知道这可是大西洋啊,我能帮你节省一半的航程时间”

原来还是大家熟悉的那个海魔,只不过遇到硬茬子就兼职当导游……

水手们纷纷吐出一口气,表情很快恢复正常,同时露出了理解和认同的表情——实际上,这个年代的水手节操值很低,只要有机会,他们不会介意客串一把海盗

“这样的话,一百盎司也可以,但是你万一把我们带进海盗窝,或者送到某处暗礁怎么办”黑发骑士一脸的不信任

“这个可以有契约”

大章鱼巴布尔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完全是个老实的商人

“那就好,先给你一半,把我们送到加勒比海后,再付你另一半怎么样”

“没问题”

“交易成立了,布鲁诺,去取黄金”

……

暴雨哗哗的倾泻着,大章鱼巴布尔以看似缓慢的速度从海中游过,三桅帆船被它用两根触须环在内部,丝毫没有受到海浪拍打的影响

作为一只深海的魔怪,巴布尔遵从最基本的丛林法则,是不屑于跟弱小生物打交道的,弱者在它眼里等同食物和奴仆,除了发号施令以外,不会有任何交流

等闲商船只要遇到它,就只有船毁人亡一条路,怎么求情都没有用,所以这家伙在大西洋才有海魔的称号

相对而言,只要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巴布尔就会按级别降低姿态,实力越强,就能得到越多的礼遇

一般而言,它会弄(neng第四声)死三阶以下的能力者,讹诈四阶的能力者,勾搭五阶的能力者,讨好六阶的能力者,跪舔七阶能力者——如果对方受伤,或者因为某种影响发挥不出实力,又或者拥有超强潜力,那就另谈

不要小看一个千年长者的智慧,正是由于奉行这条生存法则,它才能无比潇洒的活到现在,而且越过越滋润

黑发骑士是货真价实的六阶,在巴布尔的生存法则里,属于讨好的对象,因此两个体型差距颇大的生命体一路上居然相谈甚欢

通过交流,亚雷了解到,巴布尔是一只深海霸王巨章,因为喜欢暴风雨,才经常在这种天气出没,有大约三百个妻子,六万多的子孙后代,因此平日里花销巨大

遇到暴风雨的天气,喜欢劫掠商船补贴家用,不过这些都是小钱,据巴布尔所说,它和它的妻子们早就学会了种植珊瑚和饲养珍珠蚌平时还经常接受海盗的雇佣赚钱,打劫是兴趣高于实质,魔怪么……总是喜欢欺凌弱小的……

当黑发骑士问它赚钱怎么花的时候,巴布尔露出了鄙视的神情,反问亚雷是不是以为魔怪都是傻子,能靠赚钱吃饱肚子的话,谁还喜欢天天捕猎

黑发骑士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一时间无言以对

接着,大章鱼就开始炫耀它的致富经,它平时会指使奴仆替自己种珊瑚,种完珊瑚之后,就拿到世界岛西南方的土著国换取宝石——这里宝石廉价而珊瑚珍贵

然后把这些宝石运到新大陆的联邦换成各种罐头食品——这里食物廉价而宝石珍贵

接着带着罐头到新大陆南部换成黄金——这里黄金廉价而食物珍贵

这一趟下来,往往能赚十几倍的利润,而且没有税,一年只要干一次,就能让它和自己的妻子儿女都吃饱喝足

亚雷听完之后深受激励,看来只要肯动脑筋,就算是一只章鱼也能从走私中赚取暴利,自己走私军火一定前途无量

一人一鱼一路上聊个不停,逐渐混熟之后,黑发骑士就开始奉劝它不要再胡乱抢劫杀人,否则迟早被仇人上门追杀,既然能靠走私赚钱,那就一直走私吧

巴布尔觉得很有道理,但是表示它已经形成了习惯,暴风雨的天气里不抢劫的话,就会感到浑身难受

亚雷给大章鱼出了个主意,他表示,现在人类世界有两个阵营,不能把两个都得罪了建议巴布尔盯着自由联盟的商船抢,将来如果出了意外,还有一条大腿可以抱

大章鱼听了之后很高兴,觉得他这个人说话很靠谱,因此要深交,以后黑发骑士可以直呼它章鱼哥

日后如果见面,可以打八折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威海治疗阴道炎医院

成都恒博医院专家出诊表

江苏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安顺看癫痫怎么样
新疆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